曾经辉煌的阿根廷

admin 国际 2019-07-12

曾经辉煌的阿根廷

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,阿根廷也呈现了一种类似美国那样的人口和经济的大爆发。从1880年开始,经济自由政策得到联邦政府连续十届的维持,政策激励下的欧洲入境移民潮重塑了阿根廷政治、经济和文化面貌。1870年到1910年,人口增长五倍;铁路里程从503千米陡增至31104千米;小麦年出口从10万吨增至250万吨,海上冷冻船的应用促使牛肉年出口从2.5万吨增至36.5万吨,令阿根廷跻身于世界出口五强之列;世俗的免费公共义务教育系统,识字率从22%激增至65%,比大多数拉美国家五十年后的水平还高。1908年,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七经济大国,人均收入与德国比肩。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从“大农村”转身成为国际化的“南美巴黎”。

随着经济发展,中产阶层逐渐崛起,要求政治民主的呼声中,1891年,激进公民联盟(激进党)成立了。武装起义的威胁促使保守派总统于1912年制定了普通男性无记名投票法,于是激进党领袖于1916年当选总统,开始推行社会经济改革,将家庭农场主和小型企业纳入援助范围。这些措施降低了自由市场的竞争程度,不利于优胜劣汰,也就是不利于经济效率的提高,这其实是阿根廷从发达国家走向拉美化国家的第一步。

1929年开始的世界经济危机,使阿根廷农产品畜产品的出口量急剧下降,出口总值由1926 年的10亿美元猛降到1933年2.85亿美元。大片土地荒废,农产品烂掉,大批牲畜被屠宰。农产品加工企业接二连三倒闭,失业人数猛增,达33.4万人。30年代初,冶金、食品、建筑、港口及农业工人的罢工此起彼伏,整个阿根廷政局动荡,政权更迭频繁。这是阿根廷经济受到的重创,与同样受到重创的欧美国家相比不算过分,这不能算是阿根廷走向拉美化国家的理由。

1946年竞选总统成功的庇隆,进行了一系列的施政理念,被称为“庇隆主义”。将关键的工业与公共设施收归国有,提升工资与工作环境,并为弱势群体带去空前的社会救济,还清外债,并几乎实现了充分就业。1951年,庇隆顺利获得连任,然而超支很快耗尽了二战带来的巨额外汇。经济下滑、腐败盛行,使其渐失执政基础。1955年,海军在刺杀总统的起事中轰炸了五月广场,几个月后,在这场解放者革命中,庇隆下台。“庇隆主义”其实就是偏左的凯恩斯主义和高福利理念的混合。民主化的拉美国家往往容易走向“庇隆主义”,智利的阿连德左翼政府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都是走了类似的路子。这其实就是拉美国家趋向拉美化的重要原因,阿根廷的拉美化由此开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华奇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