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”

时间:2019-05-25    来源:

“我永远是骑兵连的兵”

(一)

杨长世老人是在女婿的陪同下来探望自己的老连队。他头戴一顶鸭舌帽,有些佝偻的身躯穿着旧式中山装,花白的胡子与黢黑的脸庞透射出岁月的沧桑。

老人来时,连队正在外驻训,留守营区的我接待了他们。老人用左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被很多层塑料袋严实包裹着的盒子,一层一层、小心翼翼地将塑料袋解开,打开盒子给我看。盒子里整齐放着的,是一个小本子和3张照片。

3张照片,一张是证件照,一张是老人着旧式军装和战友的合照,最后一张照片上,老人威武地骑在扬蹄的战马上,双手提缰,意气风发。那个小本子上清晰地印有“退役证”3个字,里面清楚记录着老人荣立过三等功1次、嘉奖6次,部职别一栏“骑兵”二字格外显眼。

老人告诉我,1973年他从甘肃应征入伍,来到青藏高原当了3年骑兵。他经多方打听,才知道老连队历经数次转隶改编,现属于第76集团军某旅骑兵营果洛骑兵连。这正是我所在的连队,是目前全军仅有的几支建制骑兵连之一,驻地海拔4200多米。

“老班长好!”我确信眼前这位老人就是我们的骑兵老前辈,立刻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“不要客气,都是战友,叫我的名字就行。”老人迅速起身还礼,敬礼时右手颤抖,看上去很是吃力。

“班长,我们想去你们的驻训地看看,行吗?”老人很客气地对我说。

我给指导员汇报了一下,因为驻训地离连队不太远,我请老人稍等片刻,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就带他们去。

“不耽误你的工作了,我知道那地方在哪里,自己去就行。”话音刚落,老人已走出了营房,我和他的女婿忙跟了上去。

上山的时候,老人步速很快,像一个着急回家的孩子,丝毫不像60多岁的人,我和他的女婿追了好一段才跟上他。

热门文章推荐